当代 | “传统”与“现代”符号化的融合 —— 刘家华

▶︎, 当代▶︎当代 | “传统”与“现代”符号化的融合 —— 刘家华

当代 | “传统”与“现代”符号化的融合 —— 刘家华

发布者 | 2019-06-25T21:47:28+08:00 五月 10th, 2019|艺术家, 当代|0条评论

红绳缠绕亭台楼榭——刘家华

刘家华,1979年生于四川,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,2009年来到北京,进行独立艺术创作,作品多次受邀参加国内外重要展览并获奖项。 近来来,刘家华以其特有的画面表现形式在新生代艺术家中备受瞩目。

作为一名由乡村进入城市的艺术家,城市的秩序、规则甚至是文明无疑在视觉、心理、生活方式等层面颠覆着刘家华既有的认知,真切的感受到所谓城市化进程带来的冲击。

所以,在其艺术创作的发轫系列《重返桃花源》作品中,代表城市文明的建筑符号、交通符号与代表农业文明的自然、山水并置,既有对城市文明的向往,也有对消逝的农业文明的追溯,更多的还是以反思、批判精神对某种秩序的渴望,《重返桃花源》从主题本体即有一种“精神乌托邦”的隐喻。

“楼”多即为“城”。 “城”像一本书,是现代化历史进程的佐证,是人类文明的华丽表皮,也是民族记忆中的传奇和一帘幽梦。“城”的扑朔迷离一样反映了人的困顿,虽然一个是物质一个是肉体。在肯定和迷失之间叙述“城”就是叙述“人”自己。 ——刘家华

谚语有云:百里不同风,千里不同俗。说的是两地相距一百里,“风”就会不一样,而相距一千里其“俗”就会发生新的变化。

艺术家刘家华的作品《红城记》,就是将将传统符号与当代现象并置,造成视觉混淆,这种超现实主义的题材加上梦幻色彩的悬浮感,营造出亦真亦幻的失落世界。

作品《红城记》具有着悠久历史和灿烂中华文化影子,又让它披上了时代的彩霞,以立新为轴心,广取博收古今中外建筑创作的精粹渗透在作品中,使它散发出灵性与生机。

为什么会选择古建筑?刘家华说到:在这里“楼阁”具有双重的意义维度,既可以代表消逝的古代建筑,也可以衍化成一种表征传统文化遗产的符号。

接下来,红绳开始出现在他的画面中,为什么要画红绳子呢?刘家华解释道:“它其实是解散了的中国结,不再具原先祥和、幸福等等的寓意,用它去捆绑、缠绕、悬吊中国古建筑,我希望用两种传统的东西来营造一种当下视觉感受和社会问题。有点“煮豆燃豆萁,相煎何太急”的意思。

艺术家刘家华创作的大部分的作品都是《红城记》的系列。有评论家将他的创作分为四个时期:“新城时期”,这个时期是刘家华创作心理上开始重新审视自我、认知自我、确立自我、建构自我的时期;接下来是“倾城时期”,这时刘家华处于自我解构、否定自我,找寻真我的发展时期;第三个时期是“围城时期”,他画面中描绘的古代的建筑已经开始转化为自我内心取向的表达;而最新的时期是“无城时期”,是刘家华创作崭新的心理与思想成熟期,似乎进入了“无我”的境界。